我所知道的“饭蒸灰”其成分根本没有红糖和“糯米饭蒸”

梅州网  www.meizhou.cn  2018-05-19 10:38   来源: 梅州日报
[报料热线] 2301111 13411225588 [报错有奖] 2278888

  《梅州日报》客家版近几年不时有关“饭蒸灰”一说的文章登载,说它是用红糖、糯米饭、石灰、泥、沙等材料制成。2017年7月5日第7版《在古镇水乡中穿行》一文中也有同样说法:“建筑材料多采用红糖、糯米饭搅拌三合灰等客家独特材料工艺夯实而成”。我看了之后,觉得事情似乎不是这样。

  我小时候经常听一脚瘫阿婆讲故事,以吸引孩子们给她做伴,其中讲到我们14世祖的坟,是用“糯米饭蒸”掺和“三合土”搓成“饭蒸灰”做的。为砻糯米,砻坏了三座砻,当时我听得入迷。后来我想,一座砻能砻上万斤谷子,三座砻砻了多少糯米,得花多少钱。扛梅胤皆膊还?涣秸,能放得下那么多“饭蒸”吗?我们那位祖宗原属贫家,后来只做了康熙朝开建县一训导,子孙亦只耕读为业,哪有那么大实力?另外,用“饭蒸”搓灰,一粒粒的“糯米饭”能被锄头搓烂吗?恐怕不能,因为“三合土”里有大量的河沙,沙粒都比饭粒大,锄头被沙粒顶着,根本搓不到饭粒;那么,“糯米饭粒”能与灰、沙融为一体吗?恐怕不能;“糯米饭粒”本身粘黏性就有限,干后能起黏合作用吗?恐怕不能;既然如此,是否要先将“糯米饭”捣成糍粑状,方能与灰沙混和?这样一来,岂不成了“糍粑灰”?但从来又不见有人叫“糍粑灰”的;还有,“饭蒸”与灰沙的比例是多少?能说得清吗?

  某日,我家适逢修缮房间,除将四周墙壁粉刷一新外,还改泥地为灰埕,泥水师傅便用“饭蒸灰”打的地板,坚实平坦,好极了。当时我问师傅:“‘饭蒸灰’不是要用‘饭蒸’去做吗?为什么现在不用呢?”师傅说:“那是人家哄你的,我跟我师傅从来没用‘饭蒸’做过灰,所谓‘饭蒸灰’,是说‘灰’制成后像‘饭蒸’一样,而不是真正用‘饭蒸’去做。”。??慈绱耍狘/p>

  当下人们的说法会不会如我小时候听到的一样,只是故事,或有些师傅故弄玄虚,把事情说玄乎点,让人信以为真?后来我亲手实践了“饭蒸灰”的制作,才明白是怎么回事。

  首先,制作“三合土”:1、将原块石灰泼上水,让它化成灰粉。2、将灰粉用米筛筛出来,去掉筛不出的石块。3、将筛出的灰粉与黄泥、河沙加水一起搓拌,搓好后弄成堆。其一般比例为,一兜箕灰粉、两兜箕黄泥、三兜箕河沙,即1∶2∶3,具体酽淡当视泥质及用途而定:如泥质太黏,则放少点泥,加点沙;若要酽些,则加点灰,宜于砌石或夯墙;若要黏些,则加点泥,宜于砌砖、石,不宜于夯墙,因泥多易裂;若要“爽”些,则加点沙,宜于夯墙或打地板,沙多不易开裂。4、隔上五、七天,用锄头薄薄的把灰堆刨下来,用水搓拌,搓匀后,又弄成堆;经过一连三、五次如法搓拌,谓熟了,这便是“三合土”。可备二用:一是加水搓成“水灰”,用于砌砖、石;二是晒“饭蒸灰”,用于夯墙、打地板。

  其次,晒制“饭蒸灰”。选好晴天,把搓熟了的“三合土”,用锄头一小坯一小坯的掘下来,均匀地放到干净场地去晒。待晒一会儿,看表面有点转白了,便拿一小坯灰搓碎,用巴掌抓一撮握成团,然后伸开巴掌,看灰团会不会稍有松散,若灰团似散非散,“似团不团”,这便是最佳状态,就好像炊酒时吃的“饭蒸”团子一样,所以叫它“饭蒸灰”。灰晒好了,赶紧把它搓碎收拢,即时投入使用。用这样的灰夯墙、打地板,越舂越打越结实,坚固异常。

  注意,晒灰可是最为关键的一环,要拿捏得极好,不然,将前功尽弃。若灰握在掌上,将掌伸开,全部松散不聚,这是晒得太燥了,不能用,若用,则越舂越打越散,不会凝聚成体;若灰握在掌上,将掌伸开,仍是一团,丝毫无松散迹象,这是太湿,也不能用,若用,则越舂越打越软,不会板硬成体,此处用力舂,此处沉下去,彼处却浮起来,此伏彼起,永无坚实可言。

  综上可知,“饭蒸灰”是由“三合土”晒制的,“三合土”是用石灰、黄泥、河沙搓拌的,其成分很可能根本没有红糖和“糯米饭蒸”。

  “饭蒸灰”和“三合土”,是客家地区重要建筑材料,其工艺独特,是先民们智慧的结晶,是客家建筑文化方面的奇葩,希望能给它留个真实的记忆。(廖松发)

责任编辑: 开帆

>> 精彩图文